New address

I will continue my posts with a new site (Sorry WordPress!) : http://vivianyong.com/ See you there!

New address

I will continue my posts with a new site (Sorry WordPress!) : http://vivianyong.com/ See you there!

畫裸體

繪畫別人的裸體必然是奇異的經驗。模特兒脫下衣服,赤祼於你面前,擺出自然/不自然的甫士,而你一身整齊衣服,眼睛骨碌骨碌,在別人的身體瞄來瞄去,描畫她/他身上的輪廓、骨肉造成的陰影、皮膚、私處……。畫的人與被畫的人形勢並不對等,彷彿你從她/他身上拿走了什麼,用來滿足自己的一點私心:滿足繪畫的快感、描摹眼前形態的欲望,還有觀賞肉體的私心。如果衣服是文明的其中一個表徵,這一刻她/他看起來便處於原始的狀態,面對的是你繪畫這種文明的練習。 然而從模特兒的角度看,能泰然自若裸露身體,讓別人把自己畫下來,必然也是一種享受吧。這一刻你自然地脫下衣服坦露人前,眾人的焦點都放在你身上,像供奉一尊神像一樣描摹你的形態;緊張的反而是畫畫的人,既要控制畫筆,又要顧慮自己的生理反應。這是一種做主角的快感,做平常不能做的事的剌激感,以及讓人欣賞自己身體的快樂。透過繪畫這種「文明」的練習,裸露身體這種潛藏欲望又有了合理的場合。 要放開懷抱讓人畫自己的裸體並不容易。有一段時間我經常發惡夢夢見自己當街祼露,而且找來找去找不到衣服,醒來那種難堪的感覺依然鮮明,難免羡慕那些對自己的身體從容自在的祼體模特兒。我曾畫過一個德國朋友的裸體,當時我猶疑地開口,誰知她一口答應,幾乎馬上脫下衣服,懶洋洋靠在床邊給我畫,彷彿她不過是脫掉衣服睡午覺罷了。後來我知道前東德的老人家一向有天體浴的習慣,即使在鐵腕政權下,也流行集體到沙灘赤裸曬太陽,而據說這習慣現在依然盛行。當赤身露體變成每個人的人權,脫衣服還有什麼可恥和奇怪呢?人性的原始被確認,反而又變成非常文明的事了。

畫裸體

繪畫別人的裸體必然是奇異的經驗。模特兒脫下衣服,赤祼於你面前,擺出自然/不自然的甫士,而你一身整齊衣服,眼睛骨碌骨碌,在別人的身體瞄來瞄去,描畫她/他身上的輪廓、骨肉造成的陰影、皮膚、私處……。畫的人與被畫的人形勢並不對等,彷彿你從她/他身上拿走了什麼,用來滿足自己的一點私心:滿足繪畫的快感、描摹眼前形態的欲望,還有觀賞肉體的私心。如果衣服是文明的其中一個表徵,這一刻她/他看起來便處於原始的狀態,面對的是你繪畫這種文明的練習。 然而從模特兒的角度看,能泰然自若裸露身體,讓別人把自己畫下來,必然也是一種享受吧。這一刻你自然地脫下衣服坦露人前,眾人的焦點都放在你身上,像供奉一尊神像一樣描摹你的形態;緊張的反而是畫畫的人,既要控制畫筆,又要顧慮自己的生理反應。這是一種做主角的快感,做平常不能做的事的剌激感,以及讓人欣賞自己身體的快樂。透過繪畫這種「文明」的練習,裸露身體這種潛藏欲望又有了合理的場合。 要放開懷抱讓人畫自己的裸體並不容易。有一段時間我經常發惡夢夢見自己當街祼露,而且找來找去找不到衣服,醒來那種難堪的感覺依然鮮明,難免羡慕那些對自己的身體從容自在的祼體模特兒。我曾畫過一個德國朋友的裸體,當時我猶疑地開口,誰知她一口答應,幾乎馬上脫下衣服,懶洋洋靠在床邊給我畫,彷彿她不過是脫掉衣服睡午覺罷了。後來我知道前東德的老人家一向有天體浴的習慣,即使在鐵腕政權下,也流行集體到沙灘赤裸曬太陽,而據說這習慣現在依然盛行。當赤身露體變成每個人的人權,脫衣服還有什麼可恥和奇怪呢?人性的原始被確認,反而又變成非常文明的事了。

Look into my eyes. Look into my eyes. The eyes, the eyes. Don’t look around.

畫這張畫時,忽然想起Little Britain那位很低能的催眠師。 其實我超級喜歡看Little Britain (還有The Catherine Tate Show), 即使被笑品味低俗也沒辦法。當年Little Britain首播時我雖然身在倫敦,但因為沒餘錢交電視費一直沒裝電視,所以沒機會看。後來到馬賽探訪一位朋友,他知道我沒看過大為驚訝,結果我們連續煲了兩個season的DVD,笑到第二天吃早餐時肚皮還隱隱作痛。 我個人覺得最好笑的是這一段,實在超級無聊: 我先生批評Little Britain和亞視當年的「開心主流派」水準差不多罷了。不好意思,我當年也超級愛看開心主流派喎!尤其是開心字典那一段,可見對爛gag、低俗小趣味的喜好一直沒有進步。 扯遠了。回到眼這個題目。關於眼,看過最勁抽的故事要算George Bataille的The Story of the Eye。眼睛在西方文化裡是理智的象徵,科學的觀點亦認為五官之中以視力去觀察是最準確的。Bataille於是借用眼的意像,寫了這個變態的寓言來大力踐踏理智和道德。而因為法文裡的「眼」和「雞蛋」兩字很相似,形狀亦相近,眼和雞蛋不斷在本書中交替出現。主角的女朋友Simone就喜歡把剥了殼的熟雞蛋塞進陰道和屁眼,然後逐隻疴出來。然而漸漸這嗜好也不能滿足她了,故事發展到最後,Simone勒死了一位偽道的神父,再把他的眼球挖出來塞進陰道裡,完成一場對理智、宗教和道德最終極的褻凟。 真的好變態呀,但也因此很好看。剛開始我是因為這書是erotica的經典而看的,的確一邊看一邊心跳不已,但刺激的並不是色情的情節。其實Bataille這本書的重點其實根本不是色情,刺激是因為看見故事裡的角色毫無顧忌地做盡離經叛道的事,於是有種「大快人心」的感覺吧。這樣說好像很變態呢,然而越是禁忌的東西,不是越吸引,越容易不知不覺幻想了而不敢承認嗎? 將Little Britain和The Story of the Eye放在一起太莫明其妙了。不過,我就是莫明其妙地受這些低俗和變態的故事吸引。我想,坦然接受自己的低俗和變態,反而不容易陷入媚俗的困境吧。

Look into my eyes. Look into my eyes. The eyes, the eyes. Don’t look around.

畫這張畫時,忽然想起Little Britain那位很低能的催眠師。 其實我超級喜歡看Little Britain (還有The Catherine Tate Show), 即使被笑品味低俗也沒辦法。當年Little Britain首播時我雖然身在倫敦,但因為沒餘錢交電視費一直沒裝電視,所以沒機會看。後來到馬賽探訪一位朋友,他知道我沒看過大為驚訝,結果我們連續煲了兩個season的DVD,笑到第二天吃早餐時肚皮還隱隱作痛。 我個人覺得最好笑的是這一段,實在超級無聊: 我先生批評Little Britain和亞視當年的「開心主流派」水準差不多罷了。不好意思,我當年也超級愛看開心主流派喎!尤其是開心字典那一段,可見對爛gag、低俗小趣味的喜好一直沒有進步。 扯遠了。回到眼這個題目。關於眼,看過最勁抽的故事要算George Bataille的The Story of the Eye。眼睛在西方文化裡是理智的象徵,科學的觀點亦認為五官之中以視力去觀察是最準確的。Bataille於是借用眼的意像,寫了這個變態的寓言來大力踐踏理智和道德。而因為法文裡的「眼」和「雞蛋」兩字很相似,形狀亦相近,眼和雞蛋不斷在本書中交替出現。主角的女朋友Simone就喜歡把剥了殼的熟雞蛋塞進陰道和屁眼,然後逐隻疴出來。然而漸漸這嗜好也不能滿足她了,故事發展到最後,Simone勒死了一位偽道的神父,再把他的眼球挖出來塞進陰道裡,完成一場對理智、宗教和道德最終極的褻凟。 真的好變態呀,但也因此很好看。剛開始我是因為這書是erotica的經典而看的,的確一邊看一邊心跳不已,但刺激的並不是色情的情節。其實Bataille這本書的重點其實根本不是色情,刺激是因為看見故事裡的角色毫無顧忌地做盡離經叛道的事,於是有種「大快人心」的感覺吧。這樣說好像很變態呢,然而越是禁忌的東西,不是越吸引,越容易不知不覺幻想了而不敢承認嗎? 將Little Britain和The Story of the Eye放在一起太莫明其妙了。不過,我就是莫明其妙地受這些低俗和變態的故事吸引。我想,坦然接受自己的低俗和變態,反而不容易陷入媚俗的困境吧。